香港六合彩网站

主页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岁末狂想

发布时间:2017-04-05 19:33
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时间过得飞快,2011年的脚步渐行渐远,看着友友们都忙着做年终总结,忽然也开始担心某些东西会在顷刻间不复存在。于是忙不迭的酝酿筹划,让思绪飞一会,怎么着都得在世界末日前留下只言片语吧。
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回想2011,真是伤不起呀。除了眼角多了几条细纹,空间多了几篇无病呻吟的文字,口袋里多了几张看着生气擦屁股太细的工资条外,别的还真木积攒下什么,当然也木有值得骄傲的事情可以记录啦。我勒个去,虽说神马都是浮云,可这日子过得也太不给力了吧,上班比上坟还心情沉重,一点激情都木有,唉,够悲催的。反正闲得乳酸,那就笔随心动,想到什么写下什么吧!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俗话说,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,2011,终于让我湿了。一直热衷于办卡,什么洗头卡,美容卡,餐馆会员卡,购物打折卡,我美其名曰“勤俭持家”,因为办了卡都有优惠的嘛!某天姐妹电话“你那理发店的卡里还有没有钱?”马上感觉不妙,惊呼“还有好几百呢,关店了?”姐妹苦笑“老板逃了,我也刚充了五百”。再也蛋腚不了,就差没河东狮吼“咋办,以后谁来修理我的脑袋”姐妹无奈“钱都没了,你还惦记这个,切”。尼玛,怪不得搞那么大型的促销活动,原来蓄谋已久,坑爹呀。难道那死胖子老板也摊上了温州民间借贷?此时要让我看到他,非把他一巴掌拍墙上,抠都抠不下来!突然好想念那个身高不足一米五,下巴一撮山羊胡,头戴一顶牛仔帽的发型师哦,拎起一个电话,集体停机。S逼,关系那么铁要撤也不通知我一声,靠!不甘心,结果一众美女屁颠屁颠的跑去报案。那警官一下看花了眼,边流哈喇子边做笔录,热情的恨不得自己掏腰包把我们的钱还上。原来美女到哪都好使,不管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!
 
    2011年末,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,不仅抽到了房,更被一贼眉鼠眼的男子盯上。在那选房会上,此男在众目睽睽之下贴近我,猥琐的眼神就如那自我陶醉的屎壳郎,恨不得隔着羽绒服都能透视出我有多少便便。缠着问在哪上班,家住哪,几岁了。我狠狠瞪了他一眼,心里痛骂“玩儿你妹儿去,那么喜欢泡就去泡康师傅,随你怎么泡都没人管”。男子悻悻离开,嘴里嘀咕“看着挺斯文的,原来这么凶”。姐不是蒙娜丽莎,可不会对每个人都微笑,也不照照镜子,那德性也敢出来丢人现眼,脸皮,够牛逼的!
 
    有一种崩溃叫密码输入有误,有一种惊慌叫账号异地登录,有一种感情叫隐身对其可见,有一种失落叫你没访问权限。2011年,崩溃过,因为忘了证券账户密码;惊慌过,因为旺旺频频被异地登录;窃喜过,因为帅哥隐身对我可见;更失落过,因为我已无权访问曾经的网络挚友。其实,一直都很反感那些作秀似的退出、复出。轰轰烈烈的退,还木等你把不舍的泪擦干,人家早已轻描淡写的回了。何必呢,都不是明星,木有身价可提,不过是些自诩玩空间的人闲时涂鸦几笔,然后有臭味相投的或拍手或拍砖,娱了自己乐了大家,这样便可。然这次,我失落的很彻底,再牛逼的肖邦都弹不出我的忧伤。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闹着玩,木有交代,删了好友,关闭空间,走得太决绝。想起你曾那样不遗余力地赞美我、推销我,让我得瑟的以为“姐就是欧莱雅,值得你拥有”,可今后,再没有人能让我如此不要脸的自恋,念及此,还怎么hold住,忍不住一挥手“老板,来碗泪流满面”,边吃边唱“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,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开···”,圣爱,好友们都等着你回来!
 
    岁末,用一些网络流行的搞笑语句娱乐一下
    最后,祝所有留守的和已经离开的朋友们剩蛋快乐!圆蛋快乐!